重明.乐

一个人看夕阳。

凯莉小姐太可爱了吸凯🍭
没钱的我看不了下一集😭
最近正在准备几篇凹凸文✍📝
毕竟我太爱弃坑了(没脸没皮)
最后凯佬你还缺棒棒糖吗我这里有一堆(拐卖未成年人)

狄芳 《冬》

你好

这里温凉

天很冷注意保暖(笑)

不透剧文这就来

希望喜欢

感谢




  ————————————————————

  冬天到了。



  元芳拉了拉围巾。




  “天气真冷,街上都没有卖糖葫芦的了。”






  “好想吃糖葫芦啊——”





  狄仁杰拍拍他的脑袋,





  “想什么呢,大冬天的哪来的糖葫芦,你再吃就要长蛀牙了。”





  “嘿嘿。”元芳不好意思的笑笑,“狄大人,你饿不饿?”





  “嗯,还好。”狄仁杰随心的答道,最近的公案多的让他有些头疼。





  “呐,大人,我们去——”





  “我们回去吧。”





  “呃。元芳,你想说什么?”





  “啊不,并没有什么……”元芳搔了搔头,“那我们回去吧,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呢。”





  ‘一定不能让狄大人担心。’





  元芳想。





  ————————————————————





  元芳很喜欢看大人工作时的样子,认真而一丝不苟。







  元芳有些恍惚。







  在微微的烛光中,他仿佛看到了狄仁杰的未来。







  烛光照亮了他的喜服,他看到狄仁杰和那名女子相视而笑,喝交杯酒……







  心口,有点疼。







  ‘不想狄大人离开我’







  ‘好想陪大人一辈子’







  “元芳。”







  “元芳?”







  “啊,呃怎么了大人?”







  “能帮我倒一杯茶吗?”







  “啊好的,大人辛苦了!”







  匆忙打断脑中的想法,李元芳有些自嘲。







  ‘怎么可能。’








  “大人,茶来了。”







  “谢谢了。”







  “嗯,没事。”







  ———————————————


  有些无聊。







  大人什么时候会跟我一起出去玩呢?







  要不去和蔡文姬小姐一起出去玩吧……







  不不不大人肯定不会给我放假的〒▽〒,







  说不定还会被扣工资。







  扣工资。







  工资。







  资。







  那一刻李元芳突然想起了曾经被工资支配的恐惧。




  ————————————————



  好好休息,晚安。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好……(捂脸哭)

心病3

午好



这里温凉



不要上升真人



抱歉最近没啥时间也没灵感(捂脸哭)



发文

————————————————





  绕开桌子。




  邬童在回头的那一瞬间看到了那个钥匙扣。





  他想起来和尹柯在初中一起的时光。







  只是,







  他一皱眉,







  回不到从前了。







  他叹了口气。






  “所以就要放弃吗?”







  邬童有些吃惊,一向迟钝的班小松难得那么敏感。







  “所以,因为棒球的事就要放弃吗?”







  少年温暖的声线难得变得冰凉。







  “邬童。”







  “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的?”







  “就因为那点破事就放弃尹柯?”







  “你的骄傲呢?”







  “为什么不能说开?”







  “班小松!”






  “我们回不到过去了!”







  “我不会原谅他的!”







  “我恨死他了,恨他在最关键的时刻消失了!”







  像一头被惹怒的狮子。







  班小松从椅子上起来。







  “你敢保证,这里,真的会很他吗?”







  “我走了,希望你们能好好谈谈。”







  邬童摸摸刚刚班小松指尖所触碰的地方。







  是心脏。
















  午好,嗯这一篇也更完了,感谢正在观看的你,大约下个星期或者大下个星期六星期天会更,谢谢支持!比心 (-^〇^-) 







  

狄芳《故事》

午好

这里温凉混个脸熟

第一次写狄芳

还请见谅

有ooc

感谢正在看文的的你






——————————————





  “大人。”





  “怎么了?”





  “今天是假期,可以休假吗?”





  “嗯。”





  毫不犹豫。





  哼。李元芳有些自嘲“大人最近越来越忙了。”





  “嗯,没什么事就先下去吧。”





  “是。”





  是因为女皇的事吧。





  语气真不坚定。





  ——————————————

  “卖糖葫芦喽。”





  集市上人很多。





  不过,





  又是一个人啊。





————————————————





  “来一份糖葫芦。”





  李元芳接过糖葫芦,心中却思绪万千。





  ‘果然是因为我出了问题吧’





  ‘那可是狄大人啊’





  ‘怎么会喜欢我这种魔种呢?’





  ‘狄大人喜欢的,应该是女皇陛下吧?’





  停住将糖葫芦送入嘴中的机械性运动。





  “呸。”





  “这糖葫芦真难吃。”他笑着





  为什么眼泪会止不住的流下呢?





  ——————————————





  “哈——总算干完了。”





  狄仁杰伸伸懒腰。





  “元芳也早点休息吧,今天真的辛苦你了。”





  习惯性的摸摸身边,





  可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差点忘了,今天给元芳放了假。”





  应该玩的很开心吧。





  去看看睡了没。





  狄仁杰轻声推开元芳的门。





  没人。





  ——————————————————





  “小家伙,你的狄大人呢?”





  刚喝完酒的李白看到了那个孩子。





  孤单的,落寞的蜷缩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





  没有哭,只是睡着了。





  “真是的,狄仁杰也不知道管管这个小耗子,着凉可就不好了”





  李白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元芳的肩上。





  “唔,剑仙大人。”





  眼睛有些干涩,不过依旧能够看清眼前的事物。





  “走吧,我送你回家。”





  “不了,您要是回家晚了,韩信大人一定会怪罪你的。”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出来透透气,就出来玩了。”





  ‘蹩脚的谎言’





  李白有些好笑的想“你不会是因为狄仁杰天天为了武则天忙于政事而吃醋了吧?”





  “不。”





  李白有些迟疑。





  “我连吃醋了资格都没有。”





  “我喜欢狄大人”





  “但他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女皇大人。”





  那一刻,





  李白仿佛突然明白了韩信的感受,





  无助的,悲伤的情感。





  瞟了一眼马蹄声的方向





  李白坏心眼的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悄悄的靠近李元芳





  “小耗子,我跟你说——”





  “李白,离元芳远点!”





  狄仁杰匆匆赶来,头发在风中凌乱。





  “嘻嘻。”





  “那小家伙,我们下次再聊,ノBye~”





  “剑仙大人慢走。”





  “元芳。”




  “以后离李白远点!”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不然扣工资!”


  ————————————————










  李元芳:Excuse me ?!这是新的规矩吗?
  狄仁杰:没错,不然扣工资!





  呃……总得来说,内容跟主题完全没有关系……(捂脸哭)暂时就更这些,似乎也没啥玻璃渣对不?ノB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