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明.乐

一个人看夕阳。

雷安《向日葵》

  🌻
 
  嘿嘿,不知道最近在想什么

  在文里安哥单箭头雷狮

  当然后来会变成双箭头的

  开头是安哥写情书又羞愧当面告白的情景

  今天是小年,祝大家节日快乐☀

  如果一切ok,那么开始了。

  ——————————————

  “亲爱的雷狮同学……不不不不行太奇怪了,那,雷狮同学?”
 
  “好烦啊……”

  安迷修挠挠头发,将手中的信纸揉成了皱皱的纸团,“怎么这么难写。”

  “啪。”

  纸篓中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成员。

  ———————————————

  安迷修是在很久以前就喜欢上雷狮的。

  他和雷狮向来不和,在他眼中,雷狮的脾气一直都很糟糕,太狂妄,太霸道,太嚣张……直到,安迷修看到那个不一样的雷狮出现。

  当时雷狮刚和安迷修打完架,正打算随处逛逛,然后,他看到了一只猫。

  ‘有点脏兮兮的。’

  雷狮这样想到,‘是只流浪猫吧。’

  他轻轻的抱起那只猫,小猫温顺的蹭了蹭雷狮的手掌。

  “果然,看在你那么可怜的份上,我就好心的收留了你吧。”

  像是再说给别人,也像是说给自己。

    ——————————————————

  安迷修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直到他真的确定了刚刚的那个雷狮真的是那个狂妄不羁的雷狮后,他对自己说

  “人的本性总归是善的,雷狮这家伙,总算是悔改了。”

  ——————————————————

  也许只是一个笑话。

  安迷修想到当时那个傻傻的自己,自嘲了一声。

  当时在做值日的时候,他特意告诉雷狮让他晚点再走。

  “怎么,想打一架?”

  雷狮戏谑的说道。

  “不是。”安迷修淡淡的回了声,天知道他现在有多紧张。

  “好啊,我到要看看你要耍什么把戏。”

 
    ————————————————

  教室很静。

 
  “安迷修,你到底要干什么?”

  雷狮不耐烦的问。“我还要给卡米尔带蛋糕呢。”

  “雷狮。”

  安迷修从书包里拿出那个自己熬夜想了一晚上写的情书。

  “这是什么?”

 
  “情书。”安迷修强装冷静,耳根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安……”

  “雷狮”安迷修一口打断了雷狮的话,

  “我喜欢你。”

  空气有些安静。

  半晌,雷狮看了一眼安迷修。

  “你是认真的吗?”

  “我……”

  “噗哈哈哈,你是在搞笑吗?”

  雷狮丢下了冰冷的心,并踩的稀碎。

  “安迷修,你好恶心啊 居然喜欢男的。”

  “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

  雷狮转身打算离开。

  “雷狮。”安迷修说道。

  “抱歉,打扰你了。”

  骑士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

  “呵。”

  ——————————————

  安迷修心里还是很难受的。

  ‘这就是失恋?’

  他问自己。

  可是明明什么都没开始啊……

  ———————————————

  其实打算写这个文的时候就有感觉是虐的,在这个文里雷狮是抱着一种无所谓的心情来听安哥的表白,最先开始是不在意的,后来就后知后觉了。(所以这和主题没有任何关系吗?)
  最后祝大家小年快乐!


 

瑞金《一封》

  让我们一起伸个懒腰迎接假(作)期期(业)的到来(并不)

  一篇小短文,凑合着看吧(就你这水平)

  校园文,大概是情书之类?!!

  想要评论🌝

——————————————————

  今天的天气很好。
 
  金哼着小曲回到位置,刚吃完饭的他打算拥抱着温暖的阳光,好好的睡一觉。

  “这是什么?”

  白色的信封显得异常刺眼。

  ‘一封没有名字的情书?’

  “写给我的?”金挠挠头,“会不会送错了啊?”

  金顿时就没了睡意。

————————————————————

  “格瑞!”

  格瑞躲过了金的热情拥抱。

  “哎格瑞,这是不是送给你的?”

  “这是什么?”

  “情书啊。”

  少年的眉毛突然紧皱。

  “我不知道是谁的,不过我猜是你的。”

  ‘那就好。’格瑞想,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为什么要放在我的桌子上呢?”金疑惑的问道,“毕竟我们是同桌,也不会认错座位的呀?”

  “拿来。”
 
  金感觉到了格瑞隐隐的怒气,“什……什么啊?”

  “信封。”

  “啊好,给。”

  雪白的碎片纷飞落下。

  “格瑞你干什么啊!”

  “以后少对别人笑了。”

  “啊?”

  “我怕你会被抢走。”

  “嗯,呃?”

  金摸了摸自己红红的脸。

  小声嘟囔“格瑞这都跟谁学的……”

  至于那封情书,就像少年随手一折的纸飞机一般,飞走了。

                                                       ———————END

 












 

 

 

凯莉小姐太可爱了吸凯🍭
没钱的我看不了下一集😭
最近正在准备几篇凹凸文✍📝
毕竟我太爱弃坑了(没脸没皮)
最后凯佬你还缺棒棒糖吗我这里有一堆(拐卖未成年人)

      温暖的灯光,温暖的冬天,平安夜快乐,晚安

狄芳 《冬》

你好

这里温凉

天很冷注意保暖(笑)

不透剧文这就来

希望喜欢

感谢




  ————————————————————

  冬天到了。



  元芳拉了拉围巾。




  “天气真冷,街上都没有卖糖葫芦的了。”






  “好想吃糖葫芦啊——”





  狄仁杰拍拍他的脑袋,





  “想什么呢,大冬天的哪来的糖葫芦,你再吃就要长蛀牙了。”





  “嘿嘿。”元芳不好意思的笑笑,“狄大人,你饿不饿?”





  “嗯,还好。”狄仁杰随心的答道,最近的公案多的让他有些头疼。





  “呐,大人,我们去——”





  “我们回去吧。”





  “呃。元芳,你想说什么?”





  “啊不,并没有什么……”元芳搔了搔头,“那我们回去吧,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呢。”





  ‘一定不能让狄大人担心。’





  元芳想。





  ————————————————————





  元芳很喜欢看大人工作时的样子,认真而一丝不苟。







  元芳有些恍惚。







  在微微的烛光中,他仿佛看到了狄仁杰的未来。







  烛光照亮了他的喜服,他看到狄仁杰和那名女子相视而笑,喝交杯酒……







  心口,有点疼。







  ‘不想狄大人离开我’







  ‘好想陪大人一辈子’







  “元芳。”







  “元芳?”







  “啊,呃怎么了大人?”







  “能帮我倒一杯茶吗?”







  “啊好的,大人辛苦了!”







  匆忙打断脑中的想法,李元芳有些自嘲。







  ‘怎么可能。’








  “大人,茶来了。”







  “谢谢了。”







  “嗯,没事。”







  ———————————————


  有些无聊。







  大人什么时候会跟我一起出去玩呢?







  要不去和蔡文姬小姐一起出去玩吧……







  不不不大人肯定不会给我放假的〒▽〒,







  说不定还会被扣工资。







  扣工资。







  工资。







  资。







  那一刻李元芳突然想起了曾经被工资支配的恐惧。




  ————————————————



  好好休息,晚安。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好……(捂脸哭)

心病3

午好



这里温凉



不要上升真人



抱歉最近没啥时间也没灵感(捂脸哭)



发文

————————————————





  绕开桌子。




  邬童在回头的那一瞬间看到了那个钥匙扣。





  他想起来和尹柯在初中一起的时光。







  只是,







  他一皱眉,







  回不到从前了。







  他叹了口气。






  “所以就要放弃吗?”







  邬童有些吃惊,一向迟钝的班小松难得那么敏感。







  “所以,因为棒球的事就要放弃吗?”







  少年温暖的声线难得变得冰凉。







  “邬童。”







  “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的?”







  “就因为那点破事就放弃尹柯?”







  “你的骄傲呢?”







  “为什么不能说开?”







  “班小松!”






  “我们回不到过去了!”







  “我不会原谅他的!”







  “我恨死他了,恨他在最关键的时刻消失了!”







  像一头被惹怒的狮子。







  班小松从椅子上起来。







  “你敢保证,这里,真的会很他吗?”







  “我走了,希望你们能好好谈谈。”







  邬童摸摸刚刚班小松指尖所触碰的地方。







  是心脏。
















  午好,嗯这一篇也更完了,感谢正在观看的你,大约下个星期或者大下个星期六星期天会更,谢谢支持!比心 (-^〇^-)